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价值观 > 核心价值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五人谈

2016-04-17 19:32:00 来源: 求是杂志 作者:
摘要:编者按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胡锦涛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化建设加快发展、文化日益繁荣,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这个论断,

编者按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胡锦涛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化建设加快发展、文化日益繁荣,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这个论断,不仅是对30年来我国文化事业发展的基本肯定,也为我们进一步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日,我报召开研讨会,请专家学者围绕这个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现将专家学者发言摘登刊发,以与读者分享。

  对文化的认识达到新高度

  熊澄宇(清华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讲话中,第一次提出“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新局面”,对于这个论断,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

  首先,我们对文化的外延和内涵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对文化的理解是行政管理的文化,而现在把文化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同等重要。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党作为决策者首次提出了“文化生产力”,这是中央对社会发展阶段综合判断后提出的新论断。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后,人们对精神的需求更高了。几个关键点记录了国家对文化认识的逐步提高——2003年12月,国务院第一次提出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2004年,国家统计局发布了文化产业统计标准;“十一五”规划中,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并列发展;2009年,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作为第十一个振兴规划出台,成为国民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还表现在我们不仅在战略布局上重视文化建设的推进,而且在具体操作层面也有了推进措施,对定性的认识,已结合到定量的发展中,更有直接落实到行政管理部门的具体指标。比如许多省市都有文化产业专项资金,在发放、使用上都有了量化规定。文化在整个社会发展中已不仅仅停留在价值和精神层面,而且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还将发展成为支柱产业。

  第三,说“开创了”“新局面”,那就意味着不是完成了,而是说我们还远没有完成这一目标,现实中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有待进一步完善。比如,对文化的整体认识,相当多领导干部还没有达到与经济建设同等重视的程度,还是唯GDP是瞻。什么时候GDP不成为主要量化标准了,文化才能放到真正重要的位置。再如,中国文化发展状况不平衡,有城乡差别、东西差别,还有资金和技术的差异,事业和产业的差别,不发达的地方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要促进资本、技术从发达地区向不发达地区流动。

  此外,当前的文化建设中有一些新问题和新动向值得关注,如文化地产、旧城改造等,不能以文化的名义做损害文化的事情。同时,新型业态和传统业态的关系也应得到较好地结合。现在大家一提新型业态就比较兴奋,但如何让传统业态发展得好一些,让它们与现代先进生产力和文化消费之间找到结合点,是我们应该多下功夫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是中央对文化建设的战略判断,可要实现最终目标,让文化更好更快地发展还将有一个过程。如果说,科技转化和经济发展能以产值多少来定义,那么文化发展的定义要复杂得多,它涉及到精神层面的提升和社会形态的进步。

  文化是精神需求中最核心的部分

  傅谨(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特聘教授、研究所所长)

  我们对文化价值和意义的认识走过了一个世纪的轮回。一个世纪以前,新文化运动把文化的价值提升到无以复加的位置,认为文化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1949年到1978年,我们更多地是把文化看成工具,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济建设成为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人们觉得只要经济问题解决了,整个社会的问题就解决了。现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第一次从传统文化中找到了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这意味着重新找到了自身。

  无论把文化看成是工具,还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对文化本身的价值认识都是不够的。只是在新世纪以后,尤其是和谐社会理论提出后,整个社会对文化的价值才有一个根本的转变。文化是一个社会走向幸福的最根本的要素。并不是经济发展了,文化才能繁荣,二者不是等比关系。我们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了和谐这个范畴,把它作为建构社会核心价值的基点,这意味着在文化认识上我们已经走出了那条崎岖的道路,重新回到了中华文明本身。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我认为这是最关键、最根本的一点,因为它在社会核心价值的层面上看到了文化本身的意义。文化就是我们精神需求中最核心的部分。

  我们对文化价值有了更健康的认识,因为有了这种认识,公共财政对文化的投入不断增加。2000年我国对剧团的公共投入是18亿,2007年增加到48个亿,现在超过了100亿。促进文化发展繁荣也成为了政府的职责,地方政府保护文化遗产、推动文化建设的积极性提高了。社会对文化活动也更加宽容了,现在对民间艺术、文化传统的尊重逐渐成为一种风气。

  文化建设新局面的形成,一是要出精品,出伟大的作品,但更重要的是要用尽可能多的供给量,去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供给量的不足是一个突出矛盾,比如全国一些中小城市几乎没有剧场,无法保障基层民众的文化权益。这些年来我国在打造精品力作、建设标志性文化场所方面投入很多,但发展的指标不应只是花巨资去建一些标志性的文化场所,人为打造精品,而应算一算全国的老百姓平均一人一年看几场戏。应该更多地面向基层、面向群众,多建一些中小型的文化设施。现在教育、卫生设施都列入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千人指标,但文化还没有,建议把文化设施建设列入城市发展千人指标,让更多群众有机会去享受文化产品。

  找到顺应时代的文化发展路径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

  中国经济社会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一些新的变化,决定了我们要对文化发展的走向和路径进行再认识。

  互联网兴起,传统媒体受到挑战,带给社会文化新的传播方式;80后、90后年轻人的消费方式值得关注,他们对个体生命感受力增强,有了新的文化趣味和文化消费需求;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不仅一线城市文化消费强劲,二三线城市的文化消费需求也不容忽视,中等收入人群增多,整个文化消费需求旺盛;原来中国人习惯只为实体付费,现在年轻人开始习惯为内容和服务付费,知识产权意识增强……

  这些新的变化,使现在的文化消费处于爆炸式增长的临界点,中国文化消费潜力巨大,也为中国文化产业的大发展提供了无限可能。比如中国电影一年的票房能达到60多亿元人民币,一部《阿凡达》就在中国创造了2亿美元的票房,这让世界都不能小视中国的文化消费力。

  中国的经济发展形成了独特的中国模式,在文化建设上也可以形成中国模式和中国路径,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有以下几点要重视:一、我们要重新认识文化传统和文化资源,有些资源可以盘活再利用;二、中国在近现代没有侵略过别人,所以中国人没有历史负担,这是中国崛起的思想文化的一个重要资源;三、30年来我们的文化有许多独特的经验,有些是非常规的,包含了未来发展的可能性,要很好总结;四、创意产业有很大潜力,文化生产方式面临转型;五、“走出去”不要太急,要有判断,要做得更巧妙。

  经济的发展有个过程,文化的发展同样需要渐进的过程。尽管我们的人均GDP已达到3000美元,为文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但与发达国家人均40000美元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要让年轻人了解,文化资源和社会福利一样,不可能要求太高,也不可能一步到位。

  我们可以借助经济发展的道路来认识文化发展的规律。比如,要把资金花在实处,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创造出满足广大群众需要的文化产品。大众文化要有亲和力和持久的魅力。

  总体来说,从内部要顺应国内80后、90后年轻人的文化发展需求,引导文化未来的发展走向,从外部要顺应全球化背景,发扬中华文化传统——在这个内外环境中,中国的文化建设要从容应对,找到新的路径,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体系,这是一个光荣而伟大的目标。

  又回归了中华文化本位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美术史学家、美术评论家)

  “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的提法,是非常严谨和科学的,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判断。

  新局面的“新”体现在哪里?这虽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但整个变化还是能深切感受到。我们这一代人可以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现代主义运动到90年代的文化市场兴起,再到当下回归中华文化本位的历史转型,清晰地感到变化的轨迹。

  一、核心价值观的重建。我认为,这是“新局面”之根本。在改革开放初期,“西学东渐”以浪潮式和运动式的形式推进,当时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失去了信心,先是现代主义,之后是后现代主义,完全是“被启蒙”的状态,尼采、黑格尔、萨特的文章都成段去背。以前我们确实“离家”太远,现在开始“回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我国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明确这一点,极为重要。要想在西方文化占主导的世界文化体系中,找到当代中华文化的出路,就必须解决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问题,否则,在方向上就会发生偏差。

  二、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市场体制和体系的确立和完善。这一点对于文化的建设发展极为重要。现在是转型期,不可能一下子把计划经济下的东西都抛掉,一方面,通过发展文化产业来做大做强,另一方面也要通过发展文化事业来扶持应该扶持的。因此在文化领域,中国在相当长时期会运用双轨制去发展文化。可以明确,计划管理方法不能完全否定。比如国家投资一个亿成功运作了“国家美术重大工程”。但如果没有庞大的市场体系,也不会有现在多元的文化格局。所以双轨并行,不可获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体制。

  三、文化的宽容度也是文化盛世的标志。目前,所有艺术的实验在中国都可以见到,从最先进技术到最传统手工艺,从前卫到传统,从现代到复古,都在中华大地上生存着发展着。多元包容,这是文化盛世的标志。

  四、伟大时代与伟大作品的问题。我认为,能否产生伟大作品,是考量一个时代伟大与否的一个标准。因此,一方面要把文化资源共享做好,另一方面也要把文化的“高度”提升上去,没有“大提高”,也很难真正实现大发展、大繁荣。要想产生伟大的作品,前提是要产生“伟大的人”。归根结底,就是人才培养的问题,我们要培育自己的文化精英,就要改变现在的“官本位”,不要让人文评价体系跑偏。

  五、文艺批评不到位的问题。我认为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首先,当下文艺批评、文化批评的话语体系和方法,都是西方的,我们需要从学理上根本转型,找到自己的批评语言和体系。其次,一个文艺批评家应有的姿态、艺术家的良知、评论家和文艺作品的理性距离,这些都是建立批评体系的必要条件。

  加大文化建设强度和力度

  吴文科(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从党的十七大将文化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和社会建设同重并举,到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关于文化发展的重要讲话,都使文化工作及其价值追寻,上升为执政党强国富民更加重要的理念与实践,上升到人的发展的最终指标。这是国家与民族的莫大福音。

  然而,对文化价值与作用的认识到位是一回事,使这种认识转化为实践并真正造福于国家、民族与社会,还需做很大努力。不可否认,当前,经济建设的高速推进和文化建设的相对滞后,要求我们必须加大文化建设的强度与力度。

  比如,社会风气的养成包括思想道德与行为操守的培育,是文化建设的核心内容。面对感恩孝心的愈加疏弱、由社会诚信缺失引起的食品安全事件频敲警钟,尊老爱幼、知恩图报、童叟无欺等传统美德正被个人主义、见利忘义甚至偏执思想与极端行为所吞噬。如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确立我们时代所需要的价值观,任务更加艰巨。再如,文艺创演是丰富民众精神文化生活、培育人们思想道德素质和引领社会健康风尚的重要手

  段。但一个时期以来,文艺的生产与经营普遍存在着“今天写、明天演、后天丢”的浮躁态度和娱乐至上、媚俗迎合的创演习气,许多作品和节目炫技有余而内涵不足,追求浮华与性感,缺少深度与美感;经常制造争鸣,很少带来共鸣。自觉担负精神产品生产者的应有责任,坚决抵制不良风气,已经成为当前文艺创演急需改进的主要方面。

  又如,文艺体制改革是整个文化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放和发展文艺生产力的必要途径。但对文艺体制改革的目标设定,不能简单以是否能够盈利创收或养活从业人员作为衡量标准,而应当用是否推出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品力作、是否有利于文艺自身的发展繁荣来衡量。简单的经济效益标准和政治宣传思维,都不是繁荣发展文艺的正确路径。

  在文艺创作浮躁和媚俗之风盛行的今天,更需要文艺批评来弘扬正确的社会价值。要使文艺批评常态化。有些人以为自己社会名气大,有钱,就可以不让评论家说话。这种做法要坚决抑制。

  文化有着自身的品格与属性,文化建设有着特殊的规律与标准。文化如水,润物无声;文化建设,重在培植。喧嚣浮躁和急功近利,是当前文化建设的最大积弊。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时,把握正确的基准,维护最广大民众的文化权益,为社会和谐与进步服务,应当成为文化建设的根本要求。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val/2/2016-04-17/146089350857131.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