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创新创业

新联在线COO陈智诚:运营是核心 在危机感中带平台找死

2017-03-20 15:26:00 来源: 新浪 作者:
摘要:新联在线COO陈智诚  《投资者报》记者 王宇  “哎哟,我说手怎么这么疼,原来是被割了一个口子!”  “你需要创可贴吗?”  “不用了,谢谢,不是很大的伤口,在夹缝里也不方便贴

新联在线COO陈智诚
新联在线COO陈智诚

  《投资者报》记者 王宇

  “哎哟,我说手怎么这么疼,原来是被割了一个口子!”

  “你需要创可贴吗?”

  “不用了,谢谢,不是很大的伤口,在夹缝里也不方便贴。”

  这是近日《投资者报》记者与新联在线COO陈智诚刚见面的对话。记者在把录音笔放到桌子上的同时,发现了大拇指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小伤口。对方则表示,自己的包里有创可贴,有各种各样的日常所需的小东西。

  “我是一个随时充满危机感的人,带这些东西,总想着万一能用到呢!”陈智诚见记者有所疑惑进行解释道。他告诉记者,正是这种危机感,让他从一位“富二代”成为一名创业者,直到加入互联网金融行业,这种对危机的警惕让他在市场中如鱼得水。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落地过程中,陈智诚和团队主导了新联在线的资金存管的银行合作事宜,期间经历了变更存管银行却不能对投资者有所告知,直到存管上线当天才将较为合规的银行存管方式进行披露。变更的背后,也是他的危机意识使然。

  在监管逐步明朗以后,陈智诚又产生了一种新的危机——互联网金融行业里面的网贷行业已经有成熟模型了,就会有垄断性的企业或者银行会去跟进占领,这些网贷企业就要去进行其它金融方面创新,例如消费金融、现金贷等,这像是金融创新的“敢死队”。他说,作为民营企业,如果不创新、不去试错、不去找死的话,即等于死。“我很认可这句话,要么找死,要么等死,但是我宁愿找死。”

  从“富二代”到创业者

  “我们陈总还是一个富二代哦!”

  《投资者报》记者在公共场合听到陈智诚的演讲,话锋颇为犀利,针对当今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各种现象进行指点直言不讳,也是行业高管里的一股清流。当记者向他的工作人员询问他的个人经历时,对方如此告诉记者。

  陈智诚出生于1989年。2010年,21岁,他从一家专科院校毕业。“我的学历并不高。我在上学的时候爱思考很多学习以外的东西,所以成绩并不好。”他自认,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高管中,自己可能是学历低的那一批。“我可能有一点小聪明,再加上比别人多一点的勤奋。”“我喜欢思考。”“我愿意为我的团队解决很多的问题。”

  据新联在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在看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的文章,其中提到——对领导者而言,关键不是吓唬人,而是向下属提供帮助,真正解决问题,如果下属出于害怕做事,很难或不可能真正推动创新。“那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总,他大概是我遇到的把这点执行得最彻底的leader(领导),所以这应该就是我对陈总最深的印象之一。”

  但作为“富二代”的陈智诚,并没有得到这样的被认同感。毕业之后,他在广州家里的钢材贸易公司里面帮忙,一年半以后,到家族里面另一家企业做家具出口,也做了一年半。“当时,我自己内心觉得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在家族里面帮忙的话无论自己做了多少工作、取得多大成就,其实家里人都会觉得是他们帮你的。”

  毕业三年后,并没有找到成就感的陈智诚,进入一家商业咨询的公司,做新媒体的运营。不足一个月,他提出承包这一块的业务,自负盈亏,与老板形成合伙的机制。他带领20人的团队,开展新媒体的业务,半年内把公司做到顶峰,此后也维持健康的发展状态。

  此时,24岁的他发现自己成为公司的天花板,团队中的二十多人的命运是由他对未来的判断决定的。于是尽管有所不舍,他还是逐渐减少业务、解散团队,为自己寻求提升能力的新平台做准备。

  机缘巧合,陈智诚踏入了互联网金融行业。一家P2P平台的CEO亲自打来电话,两人畅聊两个小时。当时也是互联网金融行业蓬勃发展的阶段,这家公司也在风口中不断发展壮大。2014年4月份,陈智诚加入这个公司之初,公司仅有8个人,而到一年后,他离开时,公司拥有160人。这期间,他完成了对互联网金融平台运营的“原始积累”。

  坚持自己不能成为团队天花板的陈智诚,在遇到新联在线的CEO许世明时,感觉自己可以从后者身上学到不少为人处事的新启发,于是决定加入新联在线。

  坚持运营才是核心

  初入新联在线,陈智诚担任该公司市场策划部的负责人。后来,公司从一个市场部划分为两个部分,一个运营,一个推广。他就负责8人的推广团队。而这8个人是新联在线总人数的五分之一。现在新联在线团队近百人,他也领导了四个部门,手下有70人左右。

  期间,陈智诚从公司的市场部策划人,到市场总监,到公司的副总经理,再到去年11月,担任新联在线的COO。“刚刚好半年换一次名片。”

  为什么他成长的如此之快?陈智诚告诉记者,他很注重工作八个小时内的专注程度,并且在空余时间学习如何让自己在工作时间内效率得到更快提升。同时,他大概关注了有1000个微信公众号,关注新闻、行业发展趋势。在碎片化的时间中学习,再从碎片化的学习之中进行反推,再从点到面,运用到自己的运营工作当中。

  “从推广部开始,我就觉得自己最擅长的是运营,不单是平台运营,包括公司运营,所以为什么我最后做到现在的COO,就是首席运营官。”

  陈智诚告诉《投资者报》记者,自己一直坚持运营才是核心。其实核心就是说这个公司有什么样的产品,产品的优势是什么,最具优势的竞争力在哪里,这个如何通过有效的方式给用户看到。他一直在思考相关的问题并在实际工作中予以实现。

  “我当副总经理的时候,接管了客服部,分管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其实市场、运营和客服是一脉相承的。这是一个互相循环的链,运营、市场、推广、做了活动,拉回来的客户,其实都是在客服部去服务。”

  “客服部接收了用户建议以后,也会输送到这个市场运营部去,所以这个是一个循环的部门。我也是顺理成章地去负责这个部门,再往后接管了IT部,也是一脉相承的。互联网公司任何的东西想要落地,都是要经过IT部门。然后,出于对公司内部一些流程的优化,拆分出了一个产品部。让产品研发流程,沟通流程更加顺畅。”

  陈智诚告诉记者,从流水线来讲,他所管的部门也就是他行使职能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带领新联在线的团队逐渐将平台打造成小有名气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之一。

  记者注意到,目前,新联在线平台累计成交金额已经超过83亿,为投资人赚取收益突破1亿。在网贷银行存管指引出来以后,寻求银行合作成为网贷平台的必经之路,而新联在线已经上线了浙商银行的存管系统。

  陈智诚感慨道,幸好当时选择停下新浪支付的托管合作,改为与银行直接存管,否则上线托管以后再换成存管的工作量和难度就大很多倍了。

  当记者问起新联在线的盈利情况,陈智诚坦言,2015年盈利,2016年略亏。“2015年盈利是因为我们投入不是很大,2016年我们出售一部分股权拿融资,是为了让我们做得更快,同时估值上升,我们市场规模上升。同时,合规的成本也挺高,但是值得。所以,2016年大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是亏损的,很正常。”

  他还告诉记者,拿融资的企业在短期内都很难大规模盈利。因为融资是一个助燃剂,就像火箭一样,跑得更快,消耗燃料也会更多。

  在危机感中带平台“找死”

  陈智诚2015年加入新联在线时,重新主导平台的第三方托管工作。在对市场上的第三方托管系统进行调研和比较以后,选择与移动端体验较好的新浪支付合作。2015年7月左右,新联在线跟新浪支付签合同,开始推进第三方托管。

  但是2015年7月18日,P2P行业的监管征求意见稿最早的一版流出,其中提到有银行存管。同年12月28日,陈智诚在解读征求意见稿第四版时,他发现,监管要求的是选择和资格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存管方。当时他就判断,联合存管没戏,一定要直接存管。

  当时,尽管新联在线与新浪支付的第三方托管系统已经在测试阶段,已经可以准备上线了,但还是立即停掉。陈智诚说,“公司内部都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就只有我在坚持联合存管不行,一定要直接存管。”对此,他感叹到,公司就像一条船,基层员工负责划船,高层员工负责掌舵。如果说掌舵方向错了,划船的再怎么努力只会错上加错。

  后来,新联在线与浙商银行合作存管事宜。浙商银行工作人员到新联在线做了三次尽职调查,作为一家对风险极度厌恶的银行,在平台注册资本和背景稍弱的前提下,认可了平台的风控开展合作。

  陈智诚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我们每一个项目的审核,从浙商银行的存管系统上线到现在,都要把资料纸质的盖章,送到浙商银行广州分行去人工审核的。”陈智诚告诉记者。“而且,从2016年5月份跟浙商银行签的协议,到9月27日上线,中间不能透露一个字。”

  银行存管求合规的同时,陈智诚还有着深深的危机感。

  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网贷监管细则正式落地,其中提出“单一平台个人借贷限额20万元,企业100万元”的限额要求。当时他在出差的路上,这让他感觉到,整个行业都很绝望。因为那时新联在线本身的资产也是偏大额的多些,包括房贷,以及供应链金融。

  出差回来以后,他马上组织开会,对《暂行办法》逐条拆解,安排各个部门做合规性的一些工作。截至记者采访时,陈智诚表示,目前平台的合规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目前还有限额没有完全解决。“这个是行业普遍性问题。”他也说道。

  在网贷行业逐渐合规的同时,其发展模式也基本成型。作为一位从业者,陈智诚担心,垄断性的企业或者银行会加以巩固市场,而平台却没有很强的竞争能力,只能从其他方面的金融创新入手,成为互联网金融行业创新的“敢死队”。但是他又说道,他说,“作为民营的企业,如果不创新、不去试错、不去找死的话,等于死。”“但是我宁愿找死。”

  采访到最后,陈智诚对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政策越严,监管越严,活下来的越少。从竞争角度来讲,活下来的平台优势就越大。“所以无论政策怎么样,对于新联在线来讲,只要努力的活下去,活过去,在监管期和行业洗牌期过后,行业得到充分的净化,那么存量平台的发展前景和市场空间就很乐观了。”■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tech/5/2017-03-20/1489994970208915.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