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科技前沿

他已化作夜空中明亮的星:追忆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

2017-09-29 00:29:00 来源: 新浪 作者:
摘要:  “美丽的宇宙太空,正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无垠的广袤。”大屏幕上的老者,声音嘶哑,吃力地把这句话一字一顿地说出来,催人泪涌。  他叫南仁东,是500米口径



  “美丽的宇宙太空,正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无垠的广袤。”大屏幕上的老者,声音嘶哑,吃力地把这句话一字一顿地说出来,催人泪涌。

  他叫南仁东,是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的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被人们尊称为中国“天眼”之父。十几天前,这位72岁的老人永远离开了我们。

  9月26日,“天眼”竣工一周年零一天。原本是值得庆祝的日子,空气里却弥漫着无限哀思。南仁东的同事和学生们相聚在国家天文台,追忆起这位不平凡的老者。

  20多年只做一件事

  想起老师,FAST工程办公室副主任张海燕还没张口就哽咽了。她至今记得,南仁东生前说过的话:“人是要做一点事情的。”

  20多年来,这个声音低沉、嘴硬心软的老爷子就只做了一件事。

  那是上世纪90年代,以南仁东为首的中国天文学家提出一个大胆的方案——在中国建造直径500米、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

  1994年,南仁东开始主持国际大射电望远镜计划的中国推进工作。从此,年近50岁的他再也停不下来。

  为了在贵州喀斯特地形区找到一个完美的洼地,南仁东像个农民一样,拄着竹竿,挽着裤腿,爬上爬下。一爬就是12年。

  2007年FAST正式批准立项。2011年开工建设。2016年9月25日,FAST竣工启用。22年,南仁东把自己的心血毫无保留地献给了FAST。

  两年前,南仁东被确诊为癌症。直到逝世前几个月,他还在坚持参加FAST的工程例会。在FAST工程顾问斯可克眼里,这位老同事甚至有些悲壮:“为了FAST的成功,他不惜以命相搏。”

  FAST是他的孩子

  南仁东很忙。在他的日程里,压根没有节假日。

  “我加入FAST团队近10年,每次周末到办公室加班,几乎都会看到南老师。”FAST工程副经理张蜀新说。

  南仁东不得不忙。

  FAST工程的艰难程度远超想象,关键技术又无先例可循。南仁东曾多次跟斯可克提起,FAST项目做不好,他没法向国家交代,所以不敢有半点疏忽。

  张蜀新曾拍过一段南仁东在工程现场的视频。南仁东穿得与施工工人无异,马不停蹄地查看工程的各个细节。他表情严肃,声音沙哑,不停地向施工单位提建议、挑毛病。

  2010年,FAST曾经历一场近乎灾难性的风险——索网疲劳问题。当时购买的钢索没有一例能满足FAST的使用要求。南仁东寝食难安,天天与技术人员沟通。经历近百次失败后,他终于带领团队研制出满足要求的钢索结构。

  8000多个日日夜夜,FAST就像南仁东亲手拉扯大的孩子。

  FAST馈源支撑塔开始安装时,南仁东立志第一个爬上每一座塔的塔顶。他确实这样做了。

  对此,FAST工程馈源支撑系统副总工李辉曾感到不解。现在回想起南仁东在塔顶推动大滑轮的情景,他明白了——老人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拥抱FAST啊!

  不愿被别人记住

  工作中严厉得可怕的南仁东,其实是个极其随和的人。

  他喜欢喝可乐,烟不离手,让学生直接喊他“老南”。学生给他编段子开玩笑,南仁东不但不介意,还自己添油加醋渲染一番。

  对FAST的工人,南仁东更是偏爱有加。他几乎知道每个工人的名字、工种、收入情况,甚至家里的琐事。

  南仁东曾私下里跟斯可克说,特别不希望别人记住自己。他一辈子没获过什么奖,国家天文台几年前就曾推荐他评选院士,他也不积极。

  南仁东去世前曾和FAST工程调试组组长姜鹏有过邮件交流,他答应姜鹏,找个心情好的日子好好聊一聊。

  “老爷子,咱们还能聊一聊吗?”听到南仁东去世的消息,姜鹏给他写了封邮件。虽然,再也不可能收到任何回复了。

  是的,老爷子已受到绚丽宇宙的召唤,踏过平庸,进入无垠的广袤。

  (科技日报北京9月27日电)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tech/2/2017-09-29/1506616201301577.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