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文革史

杨银禄:附庸风雅又吝啬的江青

2016-04-15 23:38:00 来源: 新浪 作者:
摘要:

江青稍微平静了以后说:“凡是我喜欢做的高兴的事,花多少钱都不叫浪费。对党来说,我高兴了,健康地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这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她一挥手,说,“快去办吧




江青稍微平静了以后说:“凡是我喜欢做的高兴的事,花多少钱都不叫浪费。对党来说,我高兴了,健康地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这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她一挥手,说,“快去办吧。”


江青




作者:杨银禄




附庸风雅又吝啬








  1970
年春季的一天,江青突然提出到北京市宣武区新华街荣宝斋去看看。江青说走马上就走,容不得我们事先去探路线。荣宝斋这个地方是康生告诉江青的。因为康生喜欢舞文弄墨,经常到荣宝斋看文房四宝。








  荣宝斋的工作人员看见江青来,十分惊愕。因为“文革”期间江青名声显赫,红极一时。江青那天比较高兴,主动自我介绍说:“我是江青,你们不要紧张,我是来看你们的文房四宝的,如果我认为需要的话还可能选几件带回去呢。”








  这时,有一位工作人员赶紧叫来了他们的领导,陪同江青参观挑选。








  江青看了明清时期的砚台,清朝的御墨、毛笔、高级宣纸,还有各个朝代书法家与画家的字帖、名画等。江青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看看这件舍不得放下,看看那件爱不释手。她指着这些宝物说:“这个我要,这个我也要。”








  我们几个陪同人员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暗暗地想到:她每个月只有200
多元的工资,全吃光了,没有几个存款,买得起吗
?
但是谁也不敢提醒她少选几件。结果她选了
10
件左右装上汽车。








  坐到车上以后,我壮着胆子对江青说:“你刚才选的这些文房四宝可能要不少钱吧?
据说这些东西挺贵的。”








  她瞪了我一眼,不高兴地说:“我喜欢这些东西,如果我的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向主席要嘛,主席有稿费,你这是多此一举嘛!








  第二天,江青见到我,对我说:“我中午饭后休息时,你去荣宝斋问问我昨天挑选的文房四宝需要多少钱?








  我去了荣宝斋,看到他们已经拉了一个清单,上面写有品名、单位(
数目
)
及价格,合计
600
元整。他们对我说的金额是降了价以后的价格。








  那个时候买东西不砍价,卖方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况且人家说是降了价的,我不能再说什么了,立即拿回那张清单给江青看。








  江青看了清单以后,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要了,马上给我还回去。”








  她喘了口气说:“也太贵了嘛,这么几件破东西,就值六七百元,他们这是敲我的竹杠,我可没有这么多钱,又不好向主席开口要钱,算了,退回去吧。”








  有一年,坦桑尼亚的国家元首来华访问,送给江青一个精美的象牙盒,25
厘米长,
15
厘米宽。我交给她时,她兴奋地端详了半天,说:“这东西还是蛮不错的,我特别喜欢象牙制作的艺术品,可怎样谢谢人家呢
?
”停顿了一下,她说,“你给总理的秘书钱嘉栋打一个电话,请他给外交部说说,叫外交部转达我的感谢之意。”








  我准备按照她的意见给钱嘉栋打电话,刚刚走开几步,江青就说:“小杨,你回来,你找人给我做一个小木盒把这个象牙盒装进去,摆在大客厅,陈列起来。”








  我说:“做一个小盒是可以的,但是,怕做得不精美,如果做得粗糙了摆在客厅就不好看了,好像一个漂亮的人穿了一件破衣服,还不如裸摆好看。”








  江青没有听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问:“你说什么?
什么叫裸摆
?








  “我是说不做木盒,直接摆在客厅,让象牙盒裸露。”我回答。








  江青说:“我明白了。对了,木盒如果做得不好,好像骨灰盒似的就糟糕了。”想了想她又说,“这样吧,把这里面一层用银子镶一镶,不就更好看了吗。”








  我说:“银子很贵吧?
这样大的一个象牙盒,可能用不少银子,再加上手工费,可要花不少钱呀。镶上银子的话,象牙盒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是不是不镶为好
?
”我这样说完完全全是出于好意。








  这时,江青不高兴了,竖眉瞪眼地训斥道:“我要干什么,你都要干涉,对我的指示,不是表示‘是’,而总是表示‘不’,以后只许你说‘是’,不许你说个‘不’字。银子很便宜嘛,镶上一层银子花不了几个钱,况且又不是花你的,你怕的是哪门子,说那么多废话,岂有此理!








  我说:“江青同志,你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怕你花钱多了浪费,你坚持要镶银子,我可以马上找人去办。”








  江青稍微平静了以后说:“凡是我喜欢做的高兴的事,花多少钱都不叫浪费。对党来说,我高兴了,健康地工作比什么都重要,这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她一挥手,说,“快去办吧。”








  我把毛主席和江青的管理员吴连登从中南海请到钓鱼台10
号楼江青的住地,并根据江青的意图向他交代装饰象牙盒的事,他很快就领会了江青的意图。








  我们从我办公室出来,我问他:“江青同志还有多少存款?








  他说:“基本上没有存款,大概只有二三百元吧。”








  我们俩商量,决定用最少的代价装饰盒子。因为装饰费超过江青的存款就不好办了。








  20
天以后,吴连登把装饰好的象牙盒拿了回来,送给江青看,她看后认为比较满意,问:“花了多少钱
?








  我说:“250
元。”








  她立刻翻了脸:“什么?
花了
250
元,我不相信
!
我的印象银子很便宜嘛,这么一个小东西,里面镶一层银片就花那么多钱,你拿来发票我看看。”








  我立即把发票拿给她,她摘下眼镜仔细看了又看,看了小写的250
元以后,吃惊地说:“你看‘
25
’后边这个‘
0
’是有人后来添上去的,依我看花
25
元是客观的。”








  我说:“是花了250
元,你看发票的下边有大写的‘贰佰伍拾元’,没有错,发票上还注有‘成本费’三个字,不会错的,值
250
元,这银片镶得还是蛮厚的。你用手掂一掂,挺重的嘛。”








  当她细心地看了大写的“贰佰伍拾元”以后,额头上冒出了汗珠,霍地立起身来,大声说:“我没有让你花这么多钱嘛!
我要是早知道花这么多钱,才不镶呢,真没有想到
!
你是想到了,你为什么不坚持你的意见
?
你当秘书的有的时候就要为领导把关嘛,你是有责任的。吴连登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已经后悔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江青的锁骨断了








  1971

7

29
日,邬吉成
(
时任中央警卫团副团长
)
和我为要到青岛休息的江青打前站,听当地的负责同志说,毛主席的前妻贺子珍也在青岛避暑疗养。








  我们知道,江青特别忌讳和贺子珍同时在一个城市居住,更怕碰面。我们感到这个问题很棘手。如果把贺子珍住在青岛的事告诉江青,江青可能会把贺子珍赶走的,这样会惹出麻烦。如果瞒着江青,到了青岛以后,万一江青知道了贺子珍也在青岛,问题就更大了,她非给我扣上“欺君之罪”的帽子不可。回到北京以后,经过反复考虑和研究,决定由我向周总理请示报告,听听总理的意见。








  总理听完我的汇报之后说:“贺子珍同志在青岛休息是个问题,我的意见是这件事不能瞒着江青同志,必须叫她知道,她去不去她自己决定。此事你就不用管了,让我跟她说。”总理把这件难办的事主动揽了过去,我们从内心对总理非常感激。








  然而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当江青知道贺子珍在青岛休息的消息以后,对我说:“她休息她的,我休息我的,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偶然碰了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尽量避开就是了,我告诉你们,谁也不能阻止我去想去的地方。”








  江青既然表示了坚决去青岛的态度,我们只好积极做出发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但是,有一件东西需要做详细说明,因为它和本题有关。








  江青有一把特制的能移动的专门外出用的马桶椅子。其形状似一把靠背扶手椅,在坐板中间挖了一个椭圆形的洞,在洞下25
厘米处钉有木板,木板上放上便盆,便盆的外面用三合板包起来。为了防止歪倒,四条腿的底部钉了一块金属片,每块金属片各打了两个眼,用螺钉固定在地板上
(
江青住的房子地板大都是木制的
)
。江青每次到外地,这把不起眼的马桶椅子是必带之物。不知为什么,这次外出,江青特意提出不让带它。护士赵柳恩再三请示,江青坚持不让带。她说:“我觉得我现在身体不错,有劲儿,解大小便能蹲得住,不用你担心。”








  江青白天开心地游玩,时间过得很快,可是,晚上的时间过得就慢了,最难办的是她上床前的大小便。第一天晚上就遇到了这个困难,她在痰盂上蹲了不到一分钟就坚持不住了,于是,就直接坐到了痰盂上,坐了一分钟,就喊叫屁股硌得疼,叫护士找了一个小游泳圈放在痰盂上,屁股坐在小游泳圈上。由于游泳圈是充了气的,所以,坐上去特别不稳,护士左扶右扶,好不容易帮助她解完了这次大小便。








  第二天,我们给她找了一个小方凳,方凳的面是用藤条编织的,我们把藤面剪掉,改成了一个便凳,周围靠上软沙发,江青看了比较满意。刚开始几天,她坐在便凳上注意保持平衡,没有出什么事,时间一长思想就疏忽了。








  8

12
日晚上,江青上床前,三片安眠药下肚,由护士搀扶着解大小便也算顺利。当她睡了一觉,自己从床上起来,迷迷糊糊地坐在便凳上解小便时,一不小心歪倒了,左锁骨撞在便凳上,疼痛不已。








  13
日,她起床以后,打铃把我叫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她在沙发上,披头散发,两眼无神,右手托着左臂。








  她见我进去,慢条斯理地对我说:“小杨啊,我估计我的锁骨坏啦,疼呀!
我觉得这里有鬼,没有安全感呀
!
你赶快给总理打电话,说我想马上回北京,在这里再也不能待下去了,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此时,锁骨是不是骨折尚不清楚,她的精神并不怎么紧张。回北京后,当她听说真的骨折了,顿时变得面色苍白,坐卧不宁起来,此时,她想发火,但是又不敢发大火。她很清楚,发脾气会影响治疗,虽然心里烦躁,也只能没完没了地唠唠叨叨,心中有火也发不出来。








  几十天过去了,摔伤的部位基本上好了,也不用治疗和锻炼了。








  有一天,她质问我们说:“你们明明知道我晚上吃了安眠药以后站不稳,大小便时坐不稳,我去青岛,你们为什么不给我带上马桶?
你们是合计好了把我摔伤的呀
!
”她质问护士小赵:“把游泳圈放在痰盂上的办法是那个周淑英教你这样做的吧
?








  我听了以后实在憋不住,忍不下去了,就解释说:“你到青岛之前,你说你觉得身体不错,有劲了,解大小便能蹲得住,不叫我们带马桶。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才没有坚持带上它,结果你被摔了,我们也后悔没有带上马桶,今后,我们一定会接受教训。”








  江青用手推了一下镜框说:“接受教训?
你倒说得轻松。我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的痛苦和折磨谁来赔偿
?
这是一件政治事件。不是你们如何接受教训的问题,而是要把这次事件的后台揪出来的问题。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周,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是有后台指挥的呀
!
既有现场指挥,又有遥控指挥,里应外合配合得不错呀
!
我看在青岛是有人把你们给收买了。”








  关于查出幕后指挥者的问题,她对所有在北京的政治局委员都讲了,但是,没有一个中央领导同意她的说法,他们听了只是一笑了之。她看没有人同情、支持她的说法,也就冷了下来,以后一遇机会,又旧话重提。








  “九一三”事件以后,有一天,江青把我叫去,对我说:“我总觉得我在青岛摔坏锁骨有问题。小杨你是这里的党支部书记,又是组织上派到我这里来的秘书,你的政治立场可要站稳呀,在阶级斗争尖锐复杂的情况下,不要迷失方向,放走一个坏人。我问你,我被摔坏锁骨的那天早晨,我刚刚起床的时候,李作鹏是不是到我住的那栋楼里去了?








  “他是去了。”我实事求是地回答。








  “他在那个时候干什么去了?
”江青进一步追问。








  “他那天早晨问我:江青同志今天有什么活动,我们好做准备。”我说。








  “不对吧,哪有那么巧合?
我刚刚摔坏,他就跑去了,他显然知道那天晚上我要出事,我怀疑是他亲自指挥你们让我摔坏的,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中肯定有内奸和特务,我要把他们揪出来
!
这件事,我要请总理出面调查清楚。你知道内情不说也没有关系,等我调查清楚了连你一锅端。在我身边的人员中,无论哪一个有问题,你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江青狠狠地说。








  江青看我对她的说法没有反应,就大声质问:“你对我的话为什么不表示意见?
我看你是有顾虑,有难言之隐,我说的对不对
?
你说,你说呀
!








  “你今天说的话,我认真地听了,但是,我没有掌握任何证据,确实表示不出什么看法,这件事可以请组织上调查。”我平心静气地解释。








  “那好吧,我会请组织上派人调查的,我也相信会调查清楚的。如果经过调查,真的发现有问题,有人把你或者在我身边的什么人供出来,你到那个时候吃不了兜着走,你去吧。”江青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生气地说。








  我能说什么呢?
我只能悻悻地走出门。



(责编:董乐)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history/11/2016-04-15/146073506544514.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