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司南 > 司南社区

企业家共话青春期公司 孙陶然:只有追异才有机会

2014-04-20 20:03:03 来源: 新华财经 作者:
摘要:新华财经4月20日电 2014年绿公司年会在广西南宁举行,在“青春期”公司的烦恼与选择分论上,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等共话企业在进入高速发展后面临的烦恼、诱惑、机会和选择。孙陶然表示,青春期的企业求同机会不大,而只有追异才有

    新华财经4月20日电 2014年绿公司年会在广西南宁举行,在“青春期”公司的烦恼与选择分论上,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等共话企业在进入高速发展后面临的烦恼、诱惑、机会和选择。孙陶然表示,青春期的企业求同机会不大,而只有追异才有机会。

    以下为文字实录:

    [孙陶然]让我讲求同,但是事实上从战略层面来讲,青春期的企业求同机会不大,而只有追异才有机会。我写过一句话,模仿是老大者的权利,而不是后来者的武器。你作为后来的,因为青春期的企业没有定型,你是在追赶,所以不存异是不可能有机会的。

    这里边你说的是理想状态,但是事实上很多的老大最后由于它机构的庞大,和里面像我们朱师兄这样职业经理人的稳健,最后走成了创新减少,对同行的追随比较多。但是我想这个问题不论是追同还是追异,其实它的本质应该是需求,就是你要去盯着需求。我们创业也好,推出一个新产品也好,第一个考虑需求,如果你在市场上发现一个现在的市场存在者没有很好的满足的需求,你的机会就来了。如果你现在找到了一种更好的方法,去满足现在的需求,那你的机会也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从战略上可能你选择的市场区域必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那么在你选定这个市场区域之后,你跟这个市场上现在的存在者,也要尽可能地去找这种差距,这样才能找到这个合适的口子。我以前参加过几家企业,每一家企业我们的做法都是跟市场的存在者完全不同。当然今天中午他们举了一个反例,我不愿意反驳也是有差异的。以现在的拉卡拉而言,我们最早进入到第三方支付领域的时候,我们做的就是线下,因为线上有我们强大的同行,所以我们进入了线下。那在线下的支付领域,我们又去抓住了转账、还信用卡这样一个非常没有被很好地满足的需求,切入到市场。由于你切入了市场,就有了立足点,就跟我们攻击阵地一样,你撕开一个口子,有一个立足点以后就有权利去扩大。所以五年前,拉卡拉只是在便利店里边给大家提供便利服务,到今天我们进入到了收单市场、移动服务市场,进入了一个综合性的服务体系。我个人认为,更多地还是得益于这种追异。当然,基本的行业规律你得遵循

    [夏华]我一想这个论坛,你们上别的组看看,基本上都是一群老爷们,商业本质上可能还是男人的事业。我是主动选择这个话题的,第一,这个话题很性感,因为讲青春期,大数据全是特别理性逻辑的,今天下午终于有一个感性话题了,这个话题来听的,尽管大家站着,我一直坐着不舒服,那么多人站着听,但是我依然觉得有价值,因为这是一个最实在的话题。我认为90%的中国企业处在青春期,因为青春期不件坏事,所以中午的时候朱总特别认真,一直征求意见,你们到底求同还是存异,因为有媒体,这个东西别报出来了,好不好。但是我觉得说真话最重要,为什么?因为青春期的躁动本身无论求同还是存异,都有它的好处、特质,青春期的企业最好的就是它有死的可能,但是它也有火的机会。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务实的话题。

    但是在这里边你说到底求同还是存异,我想说点真话,因为我是服装产业的代表,最早叫服装产业的代表,后来混着混着又叫现代服务业的代表,因为开了500家店。最近我老被叫成创意文化产业的代表,所以我自己也基本上不知道是什么代表了。但是总体来讲,我们在座的除了施奈德,施奈德也不能说是度过了青春期,施奈德火过,也危险过,后来又500强了,又火了,但是未来会不会危险,我觉得它还存在危险,只要有强大的竞争,永远都会有危险,青春期是一个褒义词,就是你还有拼搏的力量,还有跟人家比高低的可能性。假如我已经度过青春期,已经到老年期,基本大家都不关心你了,所以我认为我们都是青春期的企业。但是青春期企业里边一定有一个真实的东西,什么是最重要的,这是在企业阶段。

    刚才陶然和刁总都谈到这个问题,什么是最重要的,青春期活下来最重要,还是火是最重要,我一直给我们企业员工一句话,我说这是我发自内心的一句话,我认为火是一阵子,活是一辈子。一个企业如果你想不好,如何长久地有尊严地活下去,我觉得那个火的事,我觉得火的越快可能死的越快。所以这一点青春期的躁动中,我们要给自己理一个思路,你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产业、什么样的阶段、什么样的段位很重要。你的对手是谁,在时装产业里,我上去就存异,全球的品牌,时装一想起来你能想中国吗,你一定想法国、意大利,今天好多他们的大使都来了,因为你是在夹缝中生长起来的。从做时装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在捉摸这个问题,中国时装场大秀把全球的服装设计师都请来,全球的媒体都说这场秀做的太棒了,他们忘了是在北京,以为是在巴黎或者米兰,他们说这场秀做的太大气了,太像国际大牌了,我说这是在夸你吗?这是在骂你呢。所以十年前我特别深的青春期的痛楚感,但是当时我真的下决心,一定要做跟别人家不一样的东西,一定要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你要跟人家意大利比确实没办法比,因为人家上去放四个老头的图片你就傻了,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开始干,这就是历史,断位,时间段很重要。

    今天为什么敢说这个话了,伊文我们做了很多的品牌,很多人到今天采访一问我就给我出个下不来的题,为什么牌子叫诺丁山,不叫香山。崔永元说中国牌子,有勇气起香山,我说叫香山早没了,诺丁山是一个国际化的名字。所以我经常说中国品牌今天也面临挑战,你做自己还是像别人,我们今天都是活过来的企业,坐着有资格跟大家说一说,如果死了的都没来,他们创新力不比我们差,他们求异的心态比我们还强,但是对不起,他死了。所以我觉得生存其实是第一位的,在生存中找到跟别人不同的空间去发展,这个更重要。

    这个发展我觉得我挺高兴的,这次我谈这个也不怕别人拍砖,时装有没有求同,一定有求同,全世界都在求同。有没有存异,一定是存异的,今天迎来了中国时代,这次跟习主席出访我一直特别高兴,为什么习主席三次穿了中国的中山装,所以我也不认为因此中山装就会全世界普及,但是至少中国的时尚迎来了它的春天,至少我们看到了中国时尚隧道尽头的光芒,我这十年没忙活,把民间老艺人弄来,把全球时尚设计师对接,你还不能做原汁原味的中国,还得做时尚的中国。总而言之,我觉得求同存异不是矛盾,是相辅相成的,活下来和火起来,是我们追寻在前后的逻辑上思考的一个问题。谢谢。



本页地址:/biz/5/2014-04-26/9299.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