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司南 > 看破杂耍

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十分及时

2017-03-17 14:40:00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摘要:  我出生于1978年,原籍湖北,目前居住在浙江,开有一家设计相关的公司,日子过得幸福充实。我因为受到邪教法轮功的影响,曾经走了一条痴迷邪教法轮功深受其害的弯路。  那是1996

  我出生于1978年,原籍湖北,目前居住在浙江,开有一家设计相关的公司,日子过得幸福充实。我因为受到邪教法轮功的影响,曾经走了一条痴迷邪教法轮功深受其害的弯路。

  那是1996年,我正在上高中二年级,因为年前生病动了手术,身体没有完全康复,我希望找到一种合适的恢复方式。恰好一位同学的妈妈介绍说,法轮功能强身健体,修炼后能获得大自在,是一种上乘的气功修炼方式。由于自小对气功有些感兴趣,加上身体上的不适应,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习练法轮功。在忙碌的学业之余,我不断看法轮功的书籍。我逐渐地感觉到,读书无需努力,一切都会被李洪志安排好。而努力学习,就是一种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正是这种观念的影响,我学习不再像以前那样努力了,学习成绩也出现了下降;对此,我不仅不以为然,还认为是李洪志对我的考验。即使是家里人、老师劝我放弃法轮功,避免影响学业,我也不理会。我认为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学业与之相比,无需更多努力,更何况,李洪志多次强调,修炼人都是有福分的。但事与愿违,1998年参加高考时,我高考失利,考入了东北长春的一所大学。

  来到了东北长春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当地的练功点,并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我认为之所以能去东北长春,是因为那里练功的人多,一定是李洪志安排的。加上大学生活更加自由,我也有了更多时间参与法轮功习练和弘法。早上练功、晚上学法,我自以为修炼层次在飞快提高。在1999年,面对电视、报纸中政府对于取缔法轮功的宣传,我无动于衷,认为一定是政府搞错了,并不肯放弃习练多年的法轮功。在学校老师同学的关怀下,我表面放弃了法轮功,但背后依然偷偷摸摸继续习练法轮功,并与校外一些法轮功习练者保持联系。

  在2000年年底,在校外法轮功人员要去北京才能“圆满”的蛊惑下,我抛下了学业,离开了大学,踏上了去北京的“圆满”之路。他们告诉我,修炼“圆满”的机会不多了,一定要去北京才能“圆满”。在这种蛊惑之下,我带着他们给我做好的横幅、拿着他们支援我的钱还有车票,踏上了去北京所谓“圆满”之路。很快,我被遣返回长春,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法制教育。在学校老师、领导、帮教人员共同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意识到邪教法轮功的欺骗性。为了能早日回到学校,我写下了保证书。寒假回到家中,我看到电视上播出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十分震惊,法轮功怎么会叫人自焚呢?当看到那一幕幕,我十分气愤,为这些人舍弃生命护法感觉不值,也庆幸自己能获得多方面人士的关照,得以重返校园,继续完成学业。在继续大学学习的这段时间里,我感觉到没有了法轮功的干扰,学习、生活无比轻松,并开始重新步入到同学的圈子中,与同学、老师的交流也多起来。老师和同学都为我感到高兴,认为我变了一个人似得。而我心中清楚,没有了法轮功所谓的去掉执著心才能“圆满”的约束,我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2002年,经过一年多时间准备,我如愿以偿地考取了浙江一所名校的研究生,实现了当初高考失利的梦想。在新的学习研究环境中,我如鱼得水,各方面表现都不错,也得到了导师和同学的赞扬。本以为我会顺利研究生学习毕业,但是,因为在上网时候,我点击进入了法轮功邪教网站,在网站上浏览了大量法轮功信息,并看到了李洪志大量的经文。我感觉好奇,不断浏览法轮功邪教网站,思想再一次被法轮功那一套所谓的考验法理迷惑,并看到了很多网站上所描述的“迫害”,并为那些被“迫害”的同修感到愤怒。我当时感觉,为什么会这样?按照李洪志新经文的点化,过去的考验结束了,应该走出来讲真相,继续弥补过去的错误,才能继续“圆满”;同时,李洪志称,如果不能继续“圆满”,将来都会被淘汰。正是接触到了这些网站上的信息,我一方面不希望错过李洪志所安排的“圆满”之路,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被淘汰,在这样的心理驱使下,我以为找到了一次实现“圆满”的机会。于是,2003年3月份,我在法轮功网站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并决心弥补过失,再一次习练法轮功,参与到法轮功邪教活动中。

  在李洪志所谓弥补过错的号召下,我用自己业余做家教的钱,参与到邪教法轮功的宣传中。一年多时间里,我白天参加正常的学习研究,晚上却在做家教的同时,跑到多个小区去散发法轮功宣传单。每一次行动都担惊受怕,却想着这样才能快速在法轮功中提高层次,弥补过失。终于,2004年年底,在即将研究生毕业,东窗事发,我再一次因为违法而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一次,我自以为是考验自己,也暗示自己,一定要承受住那些“迫害”,不能向他们妥协。就这样,我表面应承,内心却不认可我接受的帮教生活。即使这样,我也没有看到什么“迫害”之类,这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法轮功网站上不断强调,什么老虎凳、血淋淋的殴打,都是必然需要经受的考验。但我即使坚持不放弃法轮功,也没有看到这类“迫害”,更没有听到这种说法。正是因为我发现我所见证的与法轮功网站有很大的差异性,我的思想也逐渐开始融化。我也逐渐不抵触与帮教人员的谈话,并逐渐参与到正常的帮教学习中,开始通过学习来转变思想。

  在这段时间里,我获得了许多特殊的照顾。他们在中秋节安排我与家人相聚,并安排社会人员和学校老师帮教。尽管失去了身体的自由,但我还是能够做许多想做的事情。我有幸阅读了多个专业领域的书籍,并书写学习体会,整理自己错乱的思想。同时,我获得了帮教人员的诸多帮助,并得以培养自己的爱好,而且学会了多项本专业之外的技能。在与帮教人员的平等交流谈心中,我也明白了许多学校中无法明白的道理,并感受到,原来邪教法轮功所谓的“迫害”,都是编出来吓人的,一方面是需要讨好主子抹黑中国政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怂恿痴迷者对抗政府加大思想转变的难度。正是在我的努力和帮教人员谈心引导下,我彻底看清了邪教法轮功的真面目,并看到了自身因为不谙世事被邪教法轮功钻了空子。于是,我在2007年生日那天,果断选择与法轮功决裂,并逐渐走上了现身说法之路。

  当我重新回到社会后,没有了邪教法轮功的干扰,我感觉浑身轻松。在积极参与到社会工作后,我很快就利用自己学到的技能和知识为社会、为企业做贡献,并逐渐走向企业领导岗位。在几年的辛苦努力后,我开始自己创业,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抓住了科技创新的机遇,获得了较好的经济收入,得以成家立业,过上了幸福充实的生活。我十分庆幸我能在生活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领导的环境下。如果当年我没有在党和政府针对法轮功邪教痴迷挽救的政策下获得新生,那么,今天的我恐怕早就沦为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取缔法轮功十分及时,挽救了无数个痴迷者及其家庭,给他们创造了回归社会的条件;如果任由法轮功这类邪教恣意发展,必然给无数个家庭和深陷其中的痴迷者带去无穷无尽痛苦。为此,我也坚定加入到反邪教行列,希望以自我亲身经历告诫世人,切莫相信邪教法轮功胡诌乱编,抹黑中国党和政府,也希望痴迷者能早日醒悟,早日远离邪教法轮功,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辛木)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biz/4/2017-03-17/1489732882207102.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