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司南 > 司南视角

打打“门徒会”的假(图)

2017-03-17 14:41:00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摘要:  每年“3·15”都会掀起打假高潮。门徒会起源于1977年。虽然,早1995年11月门徒会就被明确认定为邪教组织。但是,门徒会活动一直没有消停,祸乱社会、聚敛钱财、奸淫女性、残

  每年“3·15”都会掀起打假高潮。门徒会起源于1977年。虽然,早1995年11月门徒会就被明确认定为邪教组织。但是,门徒会活动一直没有消停,祸乱社会、聚敛钱财、奸淫女性、残害生命。在这打假高潮之际,门徒会也应列入“3·15”打假范畴,也该打打假。

   

  假基督乱社会

  门徒会称季三保是再次成为肉身的基督,名为“三赎基督”,来担当人的罪。正统基督宗教认为,神所设立的救主只有一个,不需多个救主及多次救赎。这样的救赎主只有一位,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由此言论可见季三保根本不明白基督论与救赎论。正统基督宗教使徒约翰说“耶稣基督”成为肉身,指的是钉十字架的耶稣,门徒会则用十字架装“得胜旗”。门徒会以三赎替代耶稣,以《圣经》为蓝本杜撰了大量的三赎“神迹”,极度神话三赎,让教徒顶礼膜拜。门徒会所宣扬的教规,如所谓的“十条诫命,六条原则”也都被披上了《圣经》的外衣,里面所宣扬的“福音”“结果子”“奉差”“肢体”等暗语,都是对基督正教术语的简单挪用和改造。

   

  门徒会“得胜旗”

  正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中了门徒会这个圈套。2000年夏,四川村民赵晓燕发现母亲加入“基督教”后却从不去教堂,而且经常昼伏夜出行踪诡异,家里但凡有鼻子有眼的玩具、照片、泥塑都被烧掉,并悬挂上绣有红色十字架式样的白布条幅。后来赵晓燕几经打听才发现,母亲信的根本不是什么基督教,而是邪教门徒会。又如,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沐溪镇马鞍巷31号附402号居民吕大江,2002年3月上旬误把门徒会当成基督教,结果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到了一贫如洗的境地。

  假见证骗入教

  门徒会用“见证”神化教主。书籍《闪光的灵程》极力宣传季三保的特异功能和奇异事迹,称季三保曾禁食32天,可以通过禁食来“赶鬼治病”,甚至能让“瞎子复明、瘸子走路、死人复活”“祷告时能看到天堂、地狱、全地球;能看透人的肺腑心肠;能听到神的声音,这是经常的事”,一次祷告时“魂游象外,看见了天堂,神父坐在宝座上,耶稣坐他右边,天使军摆两行”,暗示季三保是上帝之子,受命于天。门徒会通过见证力图把季三保吹捧成一个“圣人”“完人”,以便骗取信众跟随他。

   

  门徒会宣扬“三赎”的“见证”资料

  除了吹嘘教主季三保“闪光灵程”的见证外,门徒会还安排一些骨干分子编造一些自身信教经历所获得“神迹”,如说自己信教以后,每天真诚的祷告,结果久治不愈的疾病尽然痊愈了;还有的信徒说自己由于信教心不诚,结果出门让车给撞了等等。门徒会四处搜集“见证”并汇编成册,比如《见证详列(北平)》、《见证详列(四川)》,总汇为《见证》或《见证汇编》,不断地增补、扩充,层层下发,规定信徒学习。门徒会各级组织经常进行“聚会”,极力宣扬下发的《见证汇编》故事和信徒道听途说的假见证。门徒会执事陈登义“传福音”,游说四川省沐川县箭板镇行路村10组村民刘玉光加入门徒会,就是靠让刘看手抄本《见证》得逞的。刘玉光“认真看书,书中‘祷告’治病的例子很多,都是发生在村子附近的真实故事”,便信以为真,被拉进了门徒会,最终被折腾死了。

  假赐福害前景

  门徒会宣传的核心便是“神的赐福”,吹嘘只要信了他们就能“种地不上化肥、 有病不需吃药就能得着医治,一顿只吃二两粮”等,而且得到了“神的赐福”,就可以吃上生命粮,可以保平安,可以逃过世界末日,可以上天堂。他们还可能会向您极力宣称只有加入他们的组织才能“躲避灾难,进神国得永生”“不信的人将受到惩罚,下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宣称加入他们的组织后,种地不用施肥施药,入会后缸中的粮食会自动增加,学生不用上学,“不学也自通”,并绘声绘色地讲,某某因为虔诚信神,最后做了神界的大官,不但做了大官,结果还越来越年轻,返老还童,长生不老了等等。

  一旦相信了门徒会的鬼话,就迷失于门徒会邪教组织。一些群众因为相信了他们“信教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不用种庄稼”,不种地、不锄草、不施肥、不养畜,有的群众甚至变卖家产,吃光花尽,等待“洪水灭世”,准备“升天”,生产生活顿时陷入困境。河北饶阳县段某参加门徒会后,到处宣传“往后干活没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他把拖拉机和其他农机具卖掉,把蔬菜大棚拆了,使全家生活陷入窘境。

  假扶贫骗钱财

  近年来,由于我国经济发展不平衡,我国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贫困人口,他们收入不高,有的饱受疾病的折磨,需要人们的帮助。于是门徒会利用人们需要帮助的实际以及国家扶贫的大政策,推出所谓的“精准扶贫”, 打着“帮工”的名义,打着“行善济贫”“慈惠”“同济”等口号,给贫穷或生活有困难的成员分配一些钱、粮、物,对家庭困难和外出“传道”的成员家庭,在农忙时节予以一定的帮助,而且对受到依法处理的成员示以“关心”。

   

  门徒会对骨干的“补助”标准

  门徒会的“精准扶贫”包藏祸心。据2016年9月28日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揭秘邪教门徒会的敛财谎言”报道,从2014年底至2015年4月,陈世富、石学平、张吉中、严平等邪教骨干人员将各地信徒上交的捐款7000多万元进行归拢,其中有3000多万元用于周济贫困信徒、支付传教开销和补助经商办企业。“这一招也是‘精准扶贫’,不是自己的教徒再穷也不会关照,意在笼络稳定骨干人员及信徒。”剩余的4000多万元信徒捐款被石学平、陈世富、张吉中、严平等人私分侵吞、转移藏匿。如果轻信了门徒会邪教组织的“精准扶贫”,就得为门徒会继续卖命,长期的“开新工”、无止尽的“慈惠款”让信徒付出更多。2007年8月,内蒙古科右中旗的陈锁柱一家遇到了一位姓姜的“豪客”,姜某一出手就高价收走了他家急于出售的70多只山羊,而后又十分热心地帮陈家买入20只优质种羊。就这样,陈锁柱加入了门徒会,最终沦落为一个流落外地的打工者。

  假转经奸妇女

  凡邪教都离不开性的诱惑,门徒会也不例外。门徒会声称与其头目发生性关系是“转经”“转灵气”“与神同工”,一些门徒会的头目以传教为名行淫乱之实,声称与信神的人结婚能避灾避难,导致门徒会邪教组织骨干奸淫妇女的事件屡屡发生,给信徒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危害。据天津市原门徒会信徒李英莲回忆说,门徒会的一个杨姓“奉差”想占有她,遭到她的反抗时,这个杨姓“奉差”就对她说,是神把她送到他的身边,他要完成神的旨意!杨姓“奉差”得逞后,不仅对她更加肆无忌惮,而且他什么话都说,什么事情都做,完全抛开了原来伪装的面纱,露出了邪恶的本来面目。在守安息的时候,他会让每一个姐妹说出做那种事情的想法和姿势,并警告姐妹不要和自己的丈夫做,要和聚会的人一起做,要听神的旨意。有时他还拿出她的例子讲给大家,让大家分享、学习(凯风网2014年10月22日《门徒会的淫邪让我后悔不已》)。

   

  门徒会还通过一系列内部规定干扰婚姻政策,要求就信徒不得与“外邦人”结亲和交往,“和神成为一灵,男女成为一灵,信神不能嫁外人,不能娶外邦。”这为一些游手好闲的男信徒提供了可趁之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造成内部淫乱成性,不少女信徒沦为性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假疗法夺人命

  门徒会利用人们追求健康的心理宣称,季三保可以像耶稣一样“赶鬼治病”,甚至能让“瞎子复明、瘸子走路、死人复活”,因此,只要虔诚地奉“三赎的名”祷告,有病的不吃药就能得医治,没病的则会更健壮,因为“病来源于罪”,“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医治”。按照这种谬论,门徒会的骨干们经常通过祷告为人“赶鬼治病”,而且大肆鼓吹“天国是个大医院”“吃药打针白花钱”。门徒会不准患者吃药打针,如果谁要打针吃药,就是对“神”的不诚心,不仅病不会好,还会受到“神”的“惩罚”。

  在“赶鬼治病”“祷告祛病”的邪论下,不知有多少鲜活的生命成为了冤魂。如1990年前后,铜川有一姓杜的小伙,门徒会头目季三保亲自为其“祷告”三天,不到一个礼拜杜某就离开了人世;江苏东海县的门徒会骨干孙某在为精神病人鲍某“赶鬼”时,连续5天捆住其手脚并禁止饮食,最终将其折磨致死;湖北省丹江口市闫洪喜曾患精神分裂症,王崇华等4名门徒会信徒认为闫洪喜身附的鬼比较厉害,打得不痛鬼赶不走,随后轮流用经书、桃树枝抽打闫洪喜头部、背部,闫洪喜终因体力不支,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宁夏彭阳县的门徒会骨干扈某在为信徒王某医治“鬼附病”时,连续十天用火钳夹他的手指,“经书”击打面部,并多次限制吃喝,结果导致王某因外伤和急性肾功能衰竭而死亡;赤峰市敖汉旗贝子府镇设力虎屯毛泊罗村民组村民吕淑艳,因信门徒会的“祷告能治病”而害死了满10岁儿子……

   

  闫洪喜死亡时的惨状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揭开门徒会的假面具,识别其鬼魅伎俩,以免上当受骗而成为邪教牺牲品,悔恨终生。

(责任编辑:徐虎)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biz/2/2017-03-17/1489733139207103.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