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司南 > 司南快报

日本妇女讲述参与统一教的悲惨遭遇

2017-07-16 00:11:00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摘要:  摘要:日本网友早房万华在其博客中讲述了姐姐被邪教统一教洗脑后,带到韩国,沦为农奴的悲惨遭遇:姐姐陷入日本统一教被统一教洗脑,并沦为农奴,希望所有的女性能够以此为戒。凯

  摘要:日本网友早房万华在其博客中讲述了姐姐被邪教统一教洗脑后,带到韩国,沦为农奴的悲惨遭遇:姐姐陷入日本统一教被统一教洗脑,并沦为农奴,希望所有的女性能够以此为戒。凯风网编译如下:

  在2009年7月29日的博客中Ms.无名氏讲述了姐姐被邪教统一教洗脑后,带到韩国,沦为农奴的悲惨遭遇:

  我谈一下姐姐的亲身经历,以此作为对所有日本妇女的发自内心的警告。我需要声明的是下面要讲的事情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姐姐性格开朗,很漂亮,就是因为与韩国及韩国人打交道,才被带到韩国,沦为事实上的农奴。我这么一说,大家肯定会不信,“怎么会有这样的混帐事情”。的确,几千名日本妇女和我姐姐一样,都被以令人吃惊的巧妙手段带到韩国,遭了殃。我讲一下统一教的卑劣手法,希望所有的女性引以为戒。

  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姐姐说:“我和韩国人交朋友了”。这一句话是她一切厄运的开始。当时,姐姐正在上大学三年级,在校园里的长椅上坐着休息时,同年级的韩国留学生向她搭讪。她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我和那个韩国留学生见过几次面,第一次见面时,感觉她很懂礼貌,印象不错。据她说,她加入了一个搞和平运动的团体。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应该有所警觉。姐姐在她的劝说下,参加了该团体主办的“文化培训班”。姐姐说那是一个“研究和平运动”的讲习班,反复看录像后,听讲义。然而,其内容却是“日本是如何折磨韩国人的?”在看了很长一段录像后,该团体的演讲人又说:“日本人为什么不赎罪,自始至终不负责任地应付韩国人”。

  姐姐在出入那个文化班的过程中,世界观逐渐起了变化,说:“我身为日本人感到可耻。日本人应该立即赎罪。日本今天的繁荣是建立在韩国人牺牲的基础之上的。”于是,荒废大学学业,开始学习韩语。

  姐姐说:“想去韩国用韩语向韩国人道歉”。我觉着姐姐没必要这样做,但是我想能够进行国际交流也是不错的选择,就没有阻拦她。有一天姐姐对我说:“你也要学韩语,因为韩语是世界语,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语言。”我听完这话,颇感诧异。我悄悄检查了一下姐姐的房间,里面有《原理讲论》这本书和题为“堕落论”一本小册子,里面写着:“日本是由恶魔统治的国家,是折磨世界盟主韩国的罪人,日本应该向亚当之国韩国效忠,南北朝鲜统一后的韩国是亚洲乃至世界的统治者”。就这些令人恶心、愤恨的内容,我向一位大学老师请教。她告诉我说那些内容是统一教的教义。之后,我和父母商量,计划劝姐姐退会,但是为时已晚。姐姐中途退学,硬要去韩国,说:“侮辱救世主的父亲和世界盟主韩国者是恶魔”。我和父母听完无计可施,失声痛哭。

  姐姐突然说要参加在韩国首都首尔举行的集体结婚典礼,之后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我向引诱姐姐入教的韩国留学生抗议说:“说实话,你劝我姐姐加入的是统一教吧。”她装糊涂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又说:“那个文鲜明长得令人作呕”,她面红耳赤,吐沫星子乱飞,狠狠地说:“你说什么?”。由此我断定姐姐加入的就是统一教。因此,我们一家人开始担心姐姐的命运,以泪洗面。不久,姐姐来信,告诉我们她嫁到了韩国农村,我们这才放心。不久,姐姐不断来信让给她寄钱、寄家电。从姐姐信里的口吻,好像是她的韩国农村丈夫的“亲戚”们让姐姐跟我们要。为了姐姐的人身安全,没办法,只能要什么寄什么。为了搞清楚姐姐在韩国的真实的生活情况,我去了韩国,为了方便沟通和安全起见,我雇了一个日本留学生A兼做翻译和保镖。

  我们按照姐姐信上的地址到了韩国的乡下。这里远比日本的农村落后,是土路,非常颠簸。在村子里找到了姐姐,她“婆家”很穷困,我来了姐姐很高兴。不到二十五岁的姐姐嫁给了40多岁的一个韩国男人,他是个没有教养的乡巴佬。我虽然觉着有些失礼,还是委婉地表示我们一家反对这桩婚姻,求姐姐回日本。我的翻译在翻译过程中脸都吓白了。因为这个丑陋的乡巴佬竟然说:“我娶你姐姐是花了钱的,在一起生活理所当然”,一边下流地笑着,一边说:“算我走运,这个倭女身材真不错,我捡了个大便宜。”

  当时十分气愤,但是担心姐姐安危,投鼠忌器,我只能忍气吞声。姐姐的回答是:“日本人过去在韩国犯下了滔天罪行,应该赎罪”,姐姐也说从早到晚干活。翻译小声对我说据这一家人说姐姐白天劳累一天,晚上还要让那个乡巴佬发泄兽欲,几乎就是奴隶。

  我无计可施,只能回国。在首尔机场,翻译对我说在首尔的统一教会里的日本妇女被迫一天到晚干活,参加反日游行。

  这样,我在失神落魄中回到日本,也不敢跟父母说姐姐的实际情况。

  统一教给日本妇女洗脑,让她们产生赎罪意识,将数千名包括我姐姐在内的日本妇女当成商品卖到需求量很大的韩国农村。统一教、信徒、在日朝鲜总联、在日人权活动家都是一伙的骗子,满嘴的仁义道德,实际上是在搞贩卖人口的勾当。现在,很多日本妇女被统一教的教义所迷惑,帮助统一教为虎作伥。

  被统一教卖给韩国农民的日本妇女在举行集体婚礼仪式后,在陌生的地方当农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贫困、歧视、想家,十分痛苦。2011年5月24日的《周刊邮报》说7000多日本妇女被统一教欺骗,嫁到了韩国农村。统一教还说在韩国的日本信徒是拥有特殊使命的上天的精锐部队,特殊使命就是为韩国献身,嫁到韩国的日本女信徒很多在贫困的环境中过着痛苦的生活。统一教通过相关团体对韩国农村的光棍们说如果信仰统一教就能娶日本媳妇。韩国社会重视学历,而农民中学毕业的也很多,工作不好找,有的日本妇女嫁到韩国农村后,丈夫失业,靠借高利贷生活,自己只好在毛巾工厂打工,来维持家庭生活.

  受害者是如何接受统一教的劝诱,被洗脑的?一开始家人丝毫没有察觉受害者的变化,等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洗脑了,劝他回头谈何容易。从加害者的劝诱到洗脑的手法,参加集体婚礼之后的行踪和现状,所嫁的人的托词和现状,针对这些情况日本政府、大众媒体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诓骗纯真无瑕的少女,进行洗脑,让她们产生自虐心理,抱着赎罪心理被卖给韩国等娶不上媳妇的穷光棍,以此来增加信众。

    注释1:作者早房万华,日本广岛人,大学毕业后,当过公司职员,现为家庭主妇

  来源网址:hayabusa2.blog.fc2.com/blog-entry-113.html

(责任编辑:千尋)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biz/1/2017-07-16/1500135158256173.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