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司南 > 司南快报

美国配音女演员独角戏讲述逃离科学教经历

2017-07-11 00:11:00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摘要:   Cathy Schenkelberg独角戏海报   Cathy Schenkelberg与汤姆.克鲁斯   Cathy Schenkelberg自编自演的揭密科学教独角戏  核心提示:据《奥巴哈世界先驱报》6月11日

 

  Cathy Schenkelberg独角戏海报

 

  Cathy Schenkelberg与汤姆.克鲁斯

 

  Cathy Schenkelberg自编自演的揭密科学教独角戏

  核心提示:据《奥巴哈世界先驱报》6月11日报道,美国女配音演员凯西·申克尔贝尔格(Cathy Schenkelberg)将返回家乡奥马哈,继续其自编自演的独角戏的巡回演出,讲述如何“逃离”科学教,重新寻找生命的意义与和平;并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警示后人,不要再重蹈覆辙。

  除了是一名优秀的配音演员外,出生于奥马哈的凯西·申克尔贝尔格(Cathy Schenkelberg)还在寻找个人生命的意义与和平。那是当她发现了科学教真相以后的领悟。申克尔贝尔格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称,“他们告诉你,科学教可以帮助你认清自己” ,“可对我来说,却是迷失了自我”。

  她说,在科学教的经历还让她的银行账户缩水,她捐了近一百万美元给教会或是用于参加科学教的课程。最后的结果是彻底破产。她说,“与时间的损失相比,钱的损失真不算什么。时间才是最宝贵的。”

  近二十年后,她于2009年离开了教会。

  毕业于兰卡里(Roncalli)天主教高中的女演员本周返回奥马哈,进行75分钟的独角戏巡演,独角戏的名字叫做《捏爆罐头,逃离科学教》。兰卡里高中的发言人说,学校很欢迎凯西回来,很高兴每卖出一张票她就会向学校捐赠10美元。但发言人同时表示,18岁以上人员方可入场,而且海报具有挑逗意味,不适合天主教学校。“我们想确保它不冒犯任何人。”申克尔贝尔格表示,她的表演解释了她如何被“吸入科学教学的漩涡”。她说:“演出讲述了一个出生良好家庭的天主教女孩,是如何为了寻找更高的生活目标而最终被卷入邪教的。” “这个剧就象是一个轮回,把我带回我的根源。”

  凯西的父母吉尔(Gil)和芭芭拉·申克尔贝尔格(Barbara Schenkelberg)总共生育了10个孩子,凯西是老七。在她3岁时,她19岁的哥哥迈克时在一次交通意外中丧生。他的死让她对上帝感到愤怒,这让她转向别处寻找答案。当时,她在兰卡里高中参加音乐剧的演出,并打打排球。在去大学学习音乐剧之后,她搬到了芝加哥,参加舞台剧的表演,很快得到了很多的配音工作。她参加了美国格伯公司(Gerber)、西尔斯公司(Sears)、雪佛兰和其他商业广告的配音,也为卡通人物配音。她说,她的年收入很快就达到了将近40万美元。然后有一天,一位朋友提到了科学教。

  她说,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上一些便宜的科学教课程,但最终被洗脑和操纵。“更高水平的课程变得非常昂贵”。

  她说,她和科学教的名人之一,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关系不错,还有汤姆·克鲁斯。

  几年前,凯西被叫去参加一次试镜,她以为只是展示给新教徒用的录像。当被问及她对克鲁斯的看法时,她说他就像一个“自恋的大婴儿”。提问突然结束,后来另外一个女演员告诉她,今天的听析会是在为汤姆·克鲁斯选女友。

  凯西向多家新闻媒体讲过这个故事,对此,科学教会坚决予以否认:“教会从未通过任何秘密的或其他方式的项目,以试镜或其他方式,为任何教会成员寻找女朋友。科学教会希望明确指出,参与教会完全是自愿的”。

  凯西目前单身,有一个成年女儿,她很高兴看到奥马哈的家人和朋友,以及其他愿意去看她演出的人。她说她现在精神健全,幸福健康。

  她表示:“我演出的根本出发点是为了治愈和原谅自己在过去二十年的选择”, “我会渡过这一段,并愿意跟任何人分享可能会有的经历。我把它称为对我灵魂的治愈”。

  背景材料:

  今年4月,凯西·申克尔贝尔格曾就该独角戏接受《纳什维尔场景报》采访,讲述她为什么现在愿意与世界分享她的故事,而不是一味逃离不再回头。采访内容摘译如下:

  问:我想从节目开始。 你可不可以给我们一个简短的介绍?

  答:这个节目是从口语演变而来的。我一直想做一个独角戏,但我从没想到会做一个关于逃离科学教的戏。我想让观众和我一起经历这一过程,看看一个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天主教女孩是如何卷入邪教的。作为科学教信徒,我们要使用一种电子仪表进行询问或者叫“听析”。通过进行听析,我将把观众带回到我生命中和童年时期发生的一切。

  问:显然,科学教这一话题极具尖锐性,很多人对此很感兴趣。但教会不管其臭名昭著的状态下也提起了诉讼。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答:这是我的故事。我有律师的朋友来看节目,并说:“这是你的故事,发生在你身上。”而且,我没有赚钱。我保留了每一张发票、我在科学教中所做的一切事情的每一份文件。我保留了所有的表彰信,保留了我每一次捐赠的发票。我都制作了副本,并将其保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在我的演出中,我基本上会把所有东西都公之于众。

  问:你是一开始就准备分享这一切,还是进行了一些心理斗争?

  答:让我妈妈看到这个演出,是有点难,因为我不想让她尴尬。我不想伤害她,或让她感到不舒服。因为她也经历了很多。我的目标是想对那些脆弱的20岁左右的年轻人有一些触动,在他们参加邪教之前。人们会说,“你怎么会那么傻?一切不都明摆着嘛”。“其实不是的。在被卷入后,你就会意识到,如果你看互联网,或者看报纸或是听某人讲教会的坏话,那么你在被问询时就会花更多的钱,因为你听到有人对教会说坏话,他们会压制你”。

  问:你是否发现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会让你比较容易与教会之外的人联系,使得过渡变得比较容易?

  答:我刚刚接到两位正要离开教会的活跃信徒的电话 - 我不能泄露他们的名字 - 他们一直在关注我的消息。 在看我演出的观众中,有10个人受到监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不同的名字,他们都有家人与教会有联系,所以他们不能离开,因为他们害怕会失去母亲或女儿。有几个人,如果他们向我伸出手,我会原谅他们。还有人欠我钱,但我不在乎,因为我不想再在这件事上浪费更多的时间了。时间才是我最大的损失。

  问:在那些脱离科学教的人中,有人写书,有人拍摄纪录片。为什么你选择舞台来讲述你的故事?

  答:我是学音乐剧的。我是芝加哥的一名女演员。我很年轻时就参与了教会。他们一直说:“先做这个,然后你就可以回到你的职业生涯”。我每达到一个层次,我就想“我想去纽约,我想试镜”。我是一个歌手,可实际情况是,你就像打开了一个蠕虫罐头,他们会说,“哦,如果你不进入下一个层级,你就会生病而死”。

  问:你把喜剧作为对抗这一切的方式,这些经历可能带给你很大创伤。

  答:这是对我灵魂的治愈,因为当你要跳下深渊时,你的女儿爬上床,用她年轻的小胳膊抱着你说“不要离开我”。就是在这时候,我决定要离开了。我已经决定我不想再继续了,但我已经投入了那么多。我的经纪人、我的经理、我的税务人员-他们都是科学教信徒。我的牙医、我的皮肤科医生都开始回避我。我到现在还没有一位试镜经纪人。

  问:很多人都想看到科学教学终结。你怎么看?

  答:除非修改现行税务法规,它才可能终结。他们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财产,所以他们能够购买房产,他们必须把钱用在一些地方,因为他们是非营利性组织。

  问:听起来好像不管科学教是否继续下去,你都以自己的方式结束了。

  答:这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很多离开科学教的人不想再谈论它。这是他们的选择。其他人想说出来,这也是他们的选择。你必须找到你自己的路,你必须重新发现自己。我不想变老,但这是不可避免的。那为什么不让它变得有趣些,做一些有益于其他人的事?我没有能力推翻教会,也不想推翻,但是如果我能阻止一两个人加入呢?

(责任编辑:邵晗)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biz/1/2017-07-11/1499703191252694.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