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思想

一本80年前的教科书为何现在也受欢迎

2016-04-22 05:36:00 来源: 新浪 作者:
摘要:
《开明中国历史讲义》封面  
近日,《开明中国历史讲义》一书再版,并举行了座谈会,雷颐、郭世佑、崔文华等知名学者、作家名人出席。会上,专家围绕这本由文史研究


《开明中国历史讲义》封面

  
近日,《开明中国历史讲义》一书再版,并举行了座谈会,雷颐、郭世佑、崔文华等知名学者、作家名人出席。会上,专家围绕这本由文史研究大家王伯祥和宋云彬先生合编的《开明中国历史讲义》展开讨论,畅谈再版的意义、中国历史教科书的演变,并延伸到历史观的发展、历史教科书能不能去政府化、学历史的意义等问题。以下是活动的全部内容。

  刘丽华(主持人、新星出版社副总编辑):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今天下午来新星出版社来参加我们的读书活动。今天下午的读书活动是 从一本教科书说起,下面我开始介绍下下午来的嘉宾。

  雷颐(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院教授、)

  郭世佑(上海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历史学科筹备负责人)

  孙宝根(湘潭大学教授 )

  叶匡政(诗人学者)

  崔文华(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代表作《 权利的祭坛》 )

  高晓岩(新星出版社副总编辑)

  下面我们就开始就这本书《开明中国讲义》进行一场下午的读书互动。我们今天请来的专家都是对中国近代史很有研究的学者。今天刚一开始 ,策划人对我说,刘老师,首先这个谈论的第一个题目就是为什么一本80年前的教科书在现在这么受欢迎?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近些年来我们很多老书都受到了欢迎,比如说我们高晓岩老师出的《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也是受到了读者的欢迎,反响非常好。这说明这些书都已经进入经典行列。为什么百、八十年前的一本书会受到这么多的欢迎呢?下面我请某位学者老师来先谈这个问题,或者大家开始讨论。


座谈会现场

  教科书的变化与教育制度紧密相连

  雷颐:我来讲一下,我也没有对这本教科书做更多的准备,但是在耳濡目染下,毕竟我是研究近代历史的,我夫人就是研究近代教科书,研究清末明初教科书,很多情况我都是听她讲的,家里有很多资料,也就多少受点影响。这本教科书的作者之一宋云彬,他的的那个《宋云彬日记》前一段时间出版了,非常受欢迎,他是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后来是浙江省文联主席,再后来被打成右派,写的《宋云彬日记》。王伯祥后来是我们社科院文学所的老先生。

  从这本教科书谈起,它是从三十年代编的。在有新学制新学堂以前,中国是没有分科的教科书的,就只有传统的四书五经和发萌的千字文这种,从19世纪末,随着现代化的浪潮涌来,新学制尤其是甲午战争之后,中国人觉得中国比较落后,觉得日本整个学制,整个现代化学校建立起来了。那个时候中国虽然没有废科举,但实际上已经开始办新学校了,新学校就得有教科书,但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教科书,从来没有过分科,所以开始的教科书都是大量翻译日本的,从1903年左右,中国人开始做了一些尝试,开始编教科书,编教科书就得按照现在学校的分类的,有历史数学之类的,在历史教科书中比较早的就是《蒙学中国历史教科书》,后来还有一些其他的,这些教科书大致而言是有些进步的,毕竟这些教科书是分了科的,是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不管写得好不好,毕竟是中国最早的历史教科书,但不可避免的还是按照王朝史来写,商务印书馆在1904年出了一本历史教科书,更细了。1906年开始废科举,这时候学校已经很多了,基本上按照小学中学来编历史教科书,紧密的扣紧了当时的新学制的改变,所以教科书的变化是跟教育制度紧密相连的,我们能从教科书的变化感受到教育制度的变化。可以说1904年的这个历史教科书是比较正式的,和1903年相比,虽然只过去了一年,但内容丰富了,虽然也是按照王朝史来编的,但毕竟也算是一个大进步。辛亥革命时历史教科书从内容什么来说变化并不是很大。较大的变化是从1922年实行了新学制开始的,从前我们的学制是仿照日本的,1922开了一个教学会议,胡适蔡元培他们研究来研究去,觉得还是美国的学制比较好,那时候确定了“六三三学制”,直到现在也没有变化,这八九十年间曾经很多次想改变一下,但改变都不是很成功,都退回去了。有的学校,像北京的景山学校想学学苏联的十年一贯制,从小学到高中十年,也就这一个学校,试试也还是不行。有的地方想把小学缩短,也不行。

  新的学制需要新的教科书,1922年胡适就作为嘉宾(虽然不是他编写,但是他是作为嘉宾的),一批最有学问的参与了新教科书的编辑。1934年出了这本教科书,这是非常棒的。这本教科书也反映当时的一些特点,实际上是反映了编者自己的一些特点,当时的编者有比较大的自由度,可以把自己的观点写进书里。

  我注意到了原编者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观点都加进去。比如说他有一个解释,完全是按照列宁的解释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还有讲中俄关系,言简意赅,大事都讲到了,普通的一个教科书很难做到这点,他讲到沙俄对中国的侵害讲了很多,他说,那时候的俄国,完全是帝国主义,这和社会主义的苏联不同。我看到就在想,编者怎么写这段呢。他对美国提出的门户开放,一方面他承认了作用,另一方面又有嘲讽的态度。

  我反复强调这本书是1934年出的,当时正是国民党围剿的时期啊,为什么这个作者的观点,比如谈到苏联,谈到俄国,非要加一句“和现在的苏联主义”,这反映了什么呢?实际那时候的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国家的教科书都是审定制,教育部有一个纲要,符合这个纲要谁都可以编,只有极少数的国家是固定制,就是由政府定制这一本,你必须得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之后就是固定制了,从90年代初开始改革,虽然还是很严格,但已经开始向审定制发展了,允许历史教科书有好几个版本,北京版,不同的版本。这个教科书这么短,却把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包含了,介绍的相当的简洁,文字也很好,白话文字上又有文言,这种文体值得我们学习。

  我觉得编者前言写得非常好,又简洁又详细,把这个教科书的特点介绍的非常好。

  刘丽华:谢谢雷颐老师的发言,下面郭老师继续谈,他也是教历史的老师,原来是在政法大学,后来调到同济大学。

  历史教科书能不能去政府化 启发真正的历史观

  郭世佑:按照顺序来我压力很大,感谢新星给这么一个机会。中午吃饭的时候跟千里编辑发出感慨,像千里这样的老编辑人,编辑的眼光是比较独特的,他不止一次得跟我讨论关注民国时期的那批历史书,我和雷兄是文革之后上的大学。我中学时候是没有学过历史的,都是取消牛鬼蛇神帝王将相那一套的,就背毛主席语录。历史课就被毛主席语录取代了,外语就更不用说了。说实话至少我自己是属于对历史有误会才学的历史专业。到大学的时候也没有那个老师跟我们提开明书局的历史书。我的本科是林增平先生,林先生提出陈恭禄的书,我们自己书店去翻,真的是黄色的书籍,从头到尾都是黄色的。看了这本书,我的想法是中学的时候如果有这本书那对我们历史的构建就好多了,大学再看到话稍微会浅点,我刚才翻了一下还可以找回以前的那种感觉出来。

  我作为近代史的研究者,可能看近代部分会浅点,但是古代部分很精炼,它的历史观刚才雷兄讲的非常清楚,用马克思的观点进化论的观点,淘汰我们以前那种叙述方式。它在当时很有新意,有一些理论的构建,把一些复杂的问题梳理的很清楚,尤其是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很大。我经常遇到一些非历史专业的读者让我们来推荐历史方面的书,从现代人编的东西来看要找这样一本书很难,现在有了新星出的这个书,可以让一些非历史专业出身的人在很短的时间里,用比较准确的信息知识来了解这样一段历史,这是很有帮助的。我不知道这本书的销量怎么样,但它肯定在一定程度上能满足很大一部分读者的需求量。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编:谭文娟)


本页地址:http://www.sinan.org.cn/arch/4/2016-04-22/146127470361891.html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